三月一日,喜茶在抖音平台以广州首家LAB店开业为主打内容,进行了它的第一次直播开业。在这次直播中,主播带领粉丝体验了一把云吃云逛,直播期间还为粉丝提供了满减券、赠饮券等诸多福利。

​无独有偶,时隔几天,煮葉也在抖音上“开播”了。煮葉的研发总监陈鹏毅亲自出镜,讲解茶的特点与口味。而在直播中,陈鹏毅也坦诚地说,他本人是有点“抗拒”做主播的,“但是形势逼人,疫情当前。作为以线下实体经营的品牌来说,只能改变策略,提升品牌的曝光度,也需要通过当下流行的方式来推广品牌。”

诚然,相较于其他日渐成熟的直播产业来说,食品行业对直播的参与度并不算高,甚至可以说是很低。目前大量的带货,也都主要依托于知名主播的直播间。那些食品品牌自己培养的账号和直播间,大多数还没有很强的转化和聚粉能力,参与的平台活动也相对较少。

但即便如此, 线上食品行业也依旧是一股不可小觑的潮流。由于疫情期间不能做堂食的特点,直播“云营业”的方式确确实实地为很多品牌创造了机会。比如说湖南烧烤品牌客串出品在长沙,迫于疫情关闭堂食,主攻外卖。一段时间前,他们做了一场“全媒体直播”,美食达人、主持人在直播间“云撸串”,当晚直播到12点,10个门店全部爆单售罄,出货600单,通过直播实售出80000根烤串。

又比如说在2019年的九月份,星巴克就加入了淘宝知名主播薇娅的零食节。根据媒体记录,当晚半个小时内,抹茶可可碎片星冰乐成交9万杯,大杯拿铁电子饮品券售出了3.8万张。奈雪的茶也在天猫的邀请下与主播薇娅合作,试水了直播。以一杯霸气橙子+一杯霸气芝士草莓+一个霸气榴莲王软欧包为一单,根据数据显示,当天晚上便卖出了3万7千单。这些数字都是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了饮食直播的可行性与潜力。

所以现在,随着观念的转变,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品牌意识到,短视频和电商直播卖货已经成为了两大新流量入口。尤其是能带来直接转化的直播卖货,更是成为了一块重要阵地。利用线上直播,可以在手机的另一端给粉丝搭建一个虚拟的购物场景,将琳琅的商品、缤纷的品牌以及热情的叫卖浓缩到一个小小的直播间里,在提升观众体验的同时,更有效地促进成交。

那么,要如何有效地进行线上直播以及流量的转化变现呢?

从主播方面来说,直播卖货过程中与用户互动是留住用户的有效方式。在产品展示试用时回答用户提出的问题,可以减少一味介绍产品带来的无聊感,更能通过话语和活动激励用户的购买欲望。除了言语互动外,还可以在直播间开设抽奖,奖品可以是产品的优惠折扣、现金抵用券等;红包抽奖同理,通过奖品吸引流量同城促成原有流量成交。另外还可以用折扣促销方式吸引用户,不过这部分用户在产品回价后必然流失,如何处理未流失用户才是关键。

而从观众方面来说,讨巧有趣的广告形式有很大概率会更受欢迎。试想一下,在主播介绍某款产品的同时,视频中也随即出现了以气泡框或是创可贴的形式插入的链接,是不是更能激起观众的购买欲望?比如说极链科技video++提出的视联网,借助于AI的强大算力,可以利用外部已有的用户行为大数据(抑或是常识)对观看用户的心态和行为进行预判,进而在计算机解析出的场景信息中挑选出那些被认为是最能引起观众共鸣的场景,推送与之相关的应用服务。例如,针对视频中的团队聚餐事件。通过AI技术识别出了进入餐厅、点菜、吃的热火朝天和结账等四个场景。通过数据分析和常识判断,吃得热火朝天的场景最能引起人们的情感共鸣,这时候就可在吃的热火朝天的场景中推送与吃相关的应用,比如外卖广告。

一场直播卖货结束后不代表推广产品的结束,直播下来必然有留存的用户成为忠实的流量。他们自然会期待后续的产品,这也就要求主播和商家在直播前做好方案,不要让吸引来的流量白白浪费。消费者被困在家里,可经营者的思维却不能被困在店里。要让消费者不仅能在收银台前购买,也能在千里之外一秒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