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消费领域来说,2020年一定是特殊的一年。从最近两个月的表现来看,生鲜电商、线上医疗、线上办公、游戏等行业的表现尤为突出。我们试着换个角度去考虑,似乎都离不开一个“宅”字。“宅”文化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漫画,全称叫做“御宅族”,之后随着动漫的推广和计算机游戏的诞生,“宅文化”逐渐被推广。2019年我国的网民规模达到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61.2%,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宅经济迅速崛起的基础。

“宅”经济的崛起

“宅”人群与“大屏”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呢?大概是一切物质、文化、生活、消费需求都从线下转向线上。购物以电商为主,吃饭以外卖为主,买菜以生鲜电商为主。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我国实物商品网上销售额达8.52万亿元,2013年-2018年,我国网购交易金额由0.27万亿增长至5.74万亿,复合增增长率为84.56%,受益于电商体系的完善,“宅”人群的购物需求得倒了全面的满足。

在外卖市场方面,美团数据显示“宅”人群使用App点餐的用户规模从2016年的2769万人增长至2018年的4400多万人。

我国生鲜电商发展于2012年,生鲜产品具有较强的刚需特征带动生鲜电商的快速发展,从2012年的40.5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950亿元,复合增速达90.73%。生鲜电商在电商行业中的总占比也从2012年的0.3%提升至2018年的10.21%,生鲜电商已经成为了国内生鲜、电商领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阶段,由于特殊事件的影响,消费者减少外出,但饮食刚性需求仍在,因此生鲜电商、综合电商成为了消费者们的首选。就京东一家数据来看,春节期间的  刚需类饮食消费品的综合销售增长率达到700%。

不可“逆”的大屏趋势

最初移动媒体的兴起,电视媒体衰落,是因为互联网的冲击,移动媒体的即时性和内容丰富性吸引了更多的“眼球”和时间。而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以及智能数字大屏的普及,消费者逐渐回归大屏已成趋势。

另一方面,我国当前的智能电视家庭渗透率已达36%,日活家庭规模逐步增长,截止2019年上半年日活近亿户,并保持日均300分钟高度使用黏性。智能电视收看OTT点播和OTT信源的总体日活达9403万台。比起移动端的手机市场保有率,电视大屏略显不足,但是人群覆盖率还是非常可观。OTT和IPTV规模不断增大,截至2019年H1智能电视家庭超2亿户,IPTV规模近3亿户。OTT、IPTV各项细分经济领域将加速实现营收,预计2020年底,OTT和IPTV智能大屏整体营收规模将超600亿。

巨头纷纷入局数字大屏领域。小米集团购入TCL股 份6,516.88万股,占 TCL总股本的0.48%, 约合超过1.6亿元;阿里巴巴和康佳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入股康佳集团旗下易平方和 KKTV;2018年9月,爱奇艺、歌华有线、百度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并发布AI融合机顶盒 “歌华小果”;2018年4月,快乐购重大资产重组案过会 ,以115.51亿元收购快乐阳光、芒果互娱、天娱传媒、芒果影视、芒果娱乐五个标的。

当下的大屏市场,正处于红利上升期。一方面是媒体平台的加入使得内容层面的丰富性得到保障,另一方面大屏广告的行业竞争较小,IPTV与OTT互动平台作为主要的互动收视渠道,观众覆盖已近半数;两者间观众区隔明显,广告市场竞争小,上升空间大,约占各自受众群体的四分之一至五分之一。

此外,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是,品牌内容已经与视频内容愈发的融合为一体,因为对于用户来说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30s、60s广告,与内容的贴合度和创意性显得更为重要。

AI技术对视频场景进行结构化处理, 同时匹配品牌内容,提高特定品牌与视频内容的匹配度。极链科技video++ 利用自主研发的“群序列择优采样识别算法”,对视频内容的人脸、物体、场景等八项维度进行识别和特征描述而实现视频的标签化搜索、自动化场景单元的划分和广告投放,从而实现视频广告的批量化、标准化匹配。

“大屏”视频广告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广告表现形式大致分为四个方面,包括二维码广告、场景植入广告、节目定制广告、反响销售广告。

二维码广告比较好理解,多是以跳转形式将用户引流至手机移动端;场景植入广告更多是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对视频进行的后期处理加工,类似于“P图”;节目定制广告,更多是在内容制作层面直接将商品植入;反响销售广告,是Netflix推出的一种平台广告形式,一方面向品牌收取广告费用,另一方面让它们不要在平台上投放广告内容,而是在平台外的广告和包装中获得Netflix节目的授权。

由于特定事件的因素,线下消费显得疲软无力,相反线上新消费形态迅速形成,并且呈现规模化发展,家庭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消费场景,更多的购物、办公、娱乐、饮食都将在家庭中完成。“宅”与“大屏”分属于人群特性和媒介载体,“人群+媒介”两者结合即等于流量和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