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性肺炎疫情的传染,大部分人都只能在家中度日,无法外出。而这种情况,对于各行各业来说都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一是对互联网行业。熟悉互联网行业的人都知道,互联网行业基本都处于负债经营的状态(除了较为知名的BAT等外)。对互联网公司来说,其最大的成本就是运营成本,一旦持续停工,会对他们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仅仅运营成本这一项,便会很让人头疼。

要知道,即使互联网项目开发的再好,如果没有人去做市场,便毫无用处。而且互联网产品一类是提供服务,如知识付费、外卖、出行、酒店预定等,一类是提供产品如自营类别的电商、B2B、B2C平台等。在这种需要与人直接接触的行业都被禁止的情况下,互联网服务的提供者显然好不到哪去。其中尤以互联网出行为最,无论是网约车平台还是顺风车平台。人们对疫情的惶恐心理,会使他们避免与陌生人接触,订单会持续的急转直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哪家互联网出行平台是正利润经营的。

二是中小企业的问题。众所周知,实际密切影响居民生活的还是这些中小企业,泛如:菜市场个体户、出租车个体户、商贸公司、特别是沿街商铺。这些中小企业在过敏经济中承担着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有着天然的劣势,诸如抗风险能力低等等。疫情停工对于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都可能是他们开业至今遇到的最大风险。

三是国家整体的情况。WHO把中国划分为疫情区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会有很多国家切断与中国的人员往来。对外贸易中的出口基本会被隔绝,而出口大幅度的降低,会带来消费的大幅度降低,投资整体上更会陷入长时间的低迷,2020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很低。

但是,风险往往也是与机遇并存的。在这个大环境下,也会有一些蓬勃发展的行业。比如说制药企业、短视频行业、直播行业、泛5G行业、人工智能行业、VR行业、互联网小贷以及三方支付行业(有很大一部分人现金流吃紧,会进行套现、网上消费贷款)等等。

我们以短视频行业为例,在疫情报道发生后,便出现了与疫情相关的各类短视频。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众云大数据平台」统计,自2月6日至2月13日,抖音、快手、西瓜匹配“疫情”关键词的全国各地短视频发布量为36325条,其中,疫情严重的湖北数量最多,达到了5706条,北京、广东、上海、陕西等地紧随其后。

数据来源:众云大数据平台

从它们的内容上来看,有新闻发布会的、有疫情一线的、有居家生活的、有知识科普的。从形式上来看,有普通短视频、短视频聚合、VLOG、长视频拆分等等。多样化的短视频直观明了,形象生动,内容丰富,确实满足了处在疫情隔离当中的用户全方位的需求。特别是反映疫情一线的医生、护士、志愿者、救援队等表现细节、情怀、人文关怀的充满正能量的短视频,能振奋人心、提振信息,是疫情短视频中的一抹亮色。应该说,每一类短视频都有各自的价值和效用,也都能发挥出短视频的作用和力量。

而这也与极链视联网提出的观点不谋而合。在报告《“视联网”:以视频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展望》中,便曾提出了视频具有高带宽、便利性强等优势,将是下一代的首要互联网入口。而视联网,就是以视频作为主要信息传递介质和功能载体的下一代互联网形态,将颠覆当前图文生态的互联网形态,引发新一轮互联网生态的激烈竞争。

这种颠覆,也同样体现在直播行业中。在这次疫情的冲击下,各大互联网平台借助直播足不出户的优势,发力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等垂直领域。并同时降低主播、品牌主的准入门槛,扩大直播内容生产力。

比如说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均上线了「在家上课频道」,联合了五十家教育机构,邀请名校名师,为全国中小学生免费上课。第一批接入的名单包括清北网校、学而思、乐乐课堂、有道精品课、跟谁学、作业帮等十六家教育机构。免费上课服务覆盖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十二个学段,第一期已上线课程超五千节。

与抖音类似,联动B端客户的,还有B站。B站联合中国教育电视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而思网校、上海格致中学等发起“B站不停学”计划,涵盖通识教育、时事热点、K12教学。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思想力”系列公开课为例,由10余位北大教授授课,包括“突发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疫情冲击下如何稳定消费者信心”和“危机生存的组织法则”,从宏观经济到企业运营层面,解析经济体应对疫情的原则和举措。

所以说,疫情在带来危机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如何把握好这个社会拐点,终将是各行各业都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