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影响,让数以万计的线下演出和娱乐场所被迫取消和暂停,从而在同一时间节点里,集中催生出了一系列的线上狂欢活动。正如之前刷爆社交网络的“立扫把挑战”一样,任何能够打破烦闷的新鲜话题都能在这个特殊时期吸引用户的注意,引起一场全民狂欢。

一、云娱乐的快速崛起

二月八日晚,相信不少人都看到了这样的一条视频:在炫目的灯光、强劲的音浪中,一群戴着口罩的DJ、MC在线打碟,蹦迪氛围迎面而来。

这场“云蹦迪”让初次直播的TAXX酒吧首战即告捷,短短四个小时的时间,便斩获了七十多万的打赏。而与此同时,这也在行业和用户间卷起了一阵“云蹦迪”的风潮。仅隔一天的第二日晚,抖音便一下子有了五家酒吧在线打碟,仿佛暗示着这种另类“云服务”的崛起。

事实上,这种在线狂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比如在抖音“云蹦迪”爆红的四天前,草莓音乐节的主办方摩登天空便早已与B站联合,发起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活动,打出了「Hi,我也在家」的主题口号,旨在号召观众特殊时期宅在家、不出门。

该音乐节每天直播6小时,节目单由2019草莓音乐节演出现场以及音乐人宅家分享两部分组成。除了气氛热烈的音乐现场以外,还有音乐人们身穿家居服,在线传授无聊在家的N种消遣方法的一面。比如说宋冬野的在线撸猫做饭、炸鸡少女阿肆大跳抖音宅舞、茶凉粉乐队完成了五人连线的阿卡贝拉演唱、rapper李大奔带动粉丝在家健身等等。一场独属于乐迷的线上活动飞速开展,并一举创下了单日在线最高49万人的成绩,使得B站再次成功出圈。

二、云娱乐连接了线上与线下

根据艾瑞传媒发布的《2019 Q3中国在线直播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超过5亿,达到5.24亿。其中三十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80.4%,九零年及以后出生的人群成为在线直播用户的主力军,也是这次参与线上活动的主要用户。

所以说,无论是在线打碟,抑或音乐节,其实都是年轻人的一次线上狂欢。一方面,“云蹦迪”将原本只能在酒吧、音乐节现场才能感受到的氛围搬到了直播间,在疫情肆虐,全国禁足的特殊时期,精准戳中了年轻用户渴望出去玩乐的痛点。另一方面,“云蹦迪”区别于常见的泛娱乐直播,用户在观看主播表演的同时也激发了自身的互动性,不少用户在看完TAXX和OT的直播后都表示,没想到2020年的第一场蹦迪是在手机和被窝里完成的。

此外,线上活动的出现不仅让家里蹲的年轻人尝到了久违的兴奋,也让不少因疫情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线下娱乐产业看到了新的发展方式。要知道,在这次的疫情里,虽然线上泛娱乐产业发生了一次全面爆发,无论是短视频、直播、电商、视频网站还是游戏,都达到了新的峰值。可线下产业却是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幸好,善于在困境中寻找解决方法的企业家们看到了线上和线下的连接,用新颖的方式使直播和短视频实现了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被更多的年轻人所接受,从而也为产业的复活增添了希望。

线上线下交互的更多形式

想要做好“云服务”,光靠线上的单方面打赏支持显然是不够的。比如说这两天,越来越多闻风而来的酒吧在抖音开启了线上蹦迪的直播,导致此前音浪轻易破千万的OT快速回落至六百多万。也就是说,如此类的业务热度回落是一个必然事件,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搭建后续产业,以及如何发展。

第一种是横向扩展。以抖音为例,“云蹦迪”业务的火爆触发了抖音官方的流量扶持。如今,在每个直播间的右下角都附有一个“云蹦迪”的窗口推荐,点击进去将看到接连几天酒吧的“云蹦迪”直播时间表,可以直接在上面预约观看。而且时间表里除了酒吧直播外,还可以预约电音节、个人DJ的直播,“云蹦迪”的模式变得更为多元和丰富。

第二种是竖向链接。比如说极链科技提出的视联网。在B站的音乐节中,黑撒乐队主唱曹石在表演自弹自唱时,被粉丝在弹幕上求毛衣链接。这种时候,通过极链视联网就可以很好的完成线上与线下交互需求的处理。利用视联网的AI扫描,粉丝可以直接从视频中得到毛衣的品牌与款式,甚至于在看视频的过程中通过视联网完成内置的直接购买,而无需借助于弹幕这种不保险且低效的方式。

结语

疫情是暂时性的,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必将快速消失,但它所激发的需求却不会那么容易淡化。通过线上活动与线下产业的互动,完全可以建立起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与现存的机制互生。在此期间,做什么,怎么做,终将是一个需要探求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