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策引导、环境推动、科技发展的驱动下,短视频用户的规模正在迅速增长。

从艾媒报告来看,自2013年以来,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便呈现出了一个逐年增长的趋势。2013-2015年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较小。到2016年,用户量突破一亿人,达到1.53亿。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27亿人。而2020年只会更多。也就是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可能会达到10亿,差不多等于微信今天的日活用户。

而随着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的触顶,平台的战略重心也将会逐步从拓展用户规模,转向深度挖掘单个用户价值、增加用户粘性的方向。比如说抖音、快手闭环的生态系统、极链科技的视联网,都是一种对视频平台的扩展。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抖音的下沉与快手的上升,两个平台的用户群体重合度会越来越高;快手会加大品牌广告的投放,抖音会加快直播打赏形式的升级,两家的商业模式将越来越接近。

而这种接近带来的,可能就是一个完整体系的诞生。

从电商角度来看,随着短视频平台的不断更新,内容变现服务也将会得到升级,更多的普通用户会在视频中带货,粉丝少但带货能力强的博主也将越来越多。在未来,短视频平台很有可能会成为明星+网红KOL+素人参与的,精准营销、高效转化的战场。为了争夺用户,社交内容平台会进一步布局电商,而综合电商平台也会不断在内容方面发力。

从直播角度来看,将来的直播不仅仅是带货,同时还要满足其娱乐性,知识性。也就是说,直播内容的丰富度需要得到一个大的提升。此前的2019年,直播的节奏被李佳琦、薇娅这样的头部带货主播全面提速。这种快节奏、密集信息颗粒的背后不仅仅是强大的供应链、团体合作,也需要主播靠眼光和知识建立起来的信任背书,还有直播技巧的全面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专业团队、影视团队、广告公司将会因此进入短视频平台,其所带来的内容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到那时,基于短视频生态创业的公司会受到资本的青睐,无论是电商,还是MCN机构。

根据此前的数据,预计到2020年,中国短视频MCN机构数量将超过5000家。作为短视频营销产业重要一环,MCN机构的目的是初步实现服务生态的延伸,提供孵化、制作、运营、推广、变现等全方位服务。同时,随着大数据、5G、AI技术的应用落地,MCN机构也可以进一步提高商业化效率,助推行业创新改革。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电商网红成立自己的品牌,服务于自有品牌的电商转化和广告宣传。更多“限量款”、“独家定制”会出现,帮助用户展示自己的个性和设计感。

这类机构的运作方式分成两种,一种是直接对视频内容加以支持的。比如说,赶海领域是西瓜视频在2018年年末才推出的三农频道的一个独立垂类,目前已有超过100名赶海创作者。赶海创作者的呈现内容主要包括下地笼撒网的准备阶段、收网捕捞的核心阶段以及收工、卖鱼乃至做菜的完结阶段,一般而言,收网捕捞过程的故事性和趣味性将直接决定整个视频内容的点击量和受关注度。

另一种方式则是对视频内容进行幕后运营。以极极蕉为例,它聚焦于综艺、影视、明星、动漫、游戏五个领域,提供IP消费品设计、开发、制作、推广、销售、粉丝运营等全链路C2M闭环服务。一方面,极极蕉这样的团队可以拥有强大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另一方面,团队可以根据IP特性分析用户群体、媒体热度调研。并有专业设计团队为IP打造高质量商品设计、IP插画形象、商品购买页设计等。

科技的发展会催生新技术的变革,推动云计算、人工智能和VR技术走向成熟。比如当前一个重要的趋势便是,借助于5G+AI的支持,视频很可能将成为连接人与下一代智能设备、人与互联网的重要媒介,进而引发人的需求形式迭代,形成以视频作为主要信息传递介质和功能载体的互联网形态,也即“视联网”。

而通过上面的这类机构,可以有效的对电影、综艺、动画等特色衍生商品进行挖掘,选取特色商品开展预售、满减等活动。此外,还可以在多渠道开放销售,实时进行调整及迭代,在万级粉丝的公众号和微博头部视频平台站内进行资源宣发推广。最终在视联网生态下,创建起由AI赋能的全局化IP变现生态。

总体而言,以目前的娱乐类型发展态势看,2020年里很难能有新的娱乐方式取代视频这种模式,所以2020年的视频产业很可能将会再进一大步。在这种基础之上,短视频与直播行业也很可能会进入下一个快速发展阶段,迎来自己的“第二春”。届时,如何挖掘深层的用户价值,终究会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