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已经横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各行各业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尤其是餐饮、娱乐、商场这类人群聚集型的产业,可谓是首当其冲。以餐饮零售业为例,仅在春节的七天假期内,其损失便高达5000亿元。而为它们提供服务的行业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比如说广告业。

广告行业作为一个提供中间服务的行业,并不直接制造和售卖商品,而是用各种方式帮助企业更好、更高效地营销,实现销售增长。乍看起来,它似乎不会太受到疫情的影响。然而,广告公司的存在是依附于广告主的需求的,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旦广告主的生产和销售活动由于市场需求下降而下降,那么势必会对广告业带来众多负面影响:

第一是预算的减少,这次疫情不可避免地会造成短期内的经济衰落。这样对于品牌而言,压缩开支就成为了一个必然的选项。相对应的,对于广告公司而言,会觉得钱比以往更难挣。

以旅游业为例,不管是像携程这样的OTA平台,还是酒店、民宿,亦或是像凯撒旅游、众信旅行、中青旅等旅行社,其业务量在短期内都会大幅下跌。而消费者需求一旦下降,广告投入便也将随之下降。

抵二则是项目的暂停。众所周知,有流量的地方,才是广告发挥作用的地方。以传统广告业的眼光来看,线下人流量大的地方有商场、电影院、餐厅等,这些在以往占据重要地位的广告点位,随着疫情的爆发,逐渐为行业所摒弃。

考虑到线下活动造成的聚集效应,在短时间内品牌的一切线下活动将难以落地,不少新品发布和行业大会都要延迟:比如我们常说的招商活动、年度论坛、品鉴会、亲子活动、线下主题店、快闪店、周年庆等等。更不用说,如今商场里的人流寥寥无几,因此不管是商场进行的大型活动,还是品牌策划的快闪活动都不可能再进行,商场周边和内部的各种广告点位也都不再具有价值。

第三是底端的压力变重。在这种环境下,品牌对于广告公司出品的质量与传播效果要求自然会变的更高。换句话说,这次疫情通过优胜劣汰,有利于广告行业完成行业的自我整合与升级。对于广告公司而言,在其内容输出能力以及品牌传播的理解上,出现了更大的挑战。一大批依靠着媒介资源苦苦支撑的企业,将举步为艰。

在这种线下广告业遭受重创之时,线上的视频广告则呈现出了不一样的趋势,而其中自有其道理。

首先,线上活动不会受到空间的限制。线上广告的传播范围极为广泛,可以通过国际互联网把广告信息不间断的转播到世界各地。尤其随着经济的全球化,人口的流动性越来越大,网络广告传播范围广的特性愈发得到凸显,可以协助品牌突破地域限制。

其次,根据相关研报显示,由于疫情期间鼓励宅居和减少外出,线上娱乐消费如长短视频等表现强劲。以芒果TV为例,2020年热播综艺TOP 6的春节七日播放量较去年同期有明显增长。由此可知,长视频平台春节期间内容播放量和时长增长将有效促进新用户增长和付费率提升。而这也从基础上说明了一件事情——线上视频的广告,大有其可为之地。

我们以与芒果合作的极链视联网为例,借助于AI,极链视联网可以对视频中的信息加以分解与筛选。在运用于广告领域时,这种能力就体现为“因视制宜”——广告可以服务于视频场景,具有更强的宣传效果。

我们以气泡对话框来进行一个具体分析。当视频中出现摩托车坏了的剧情时,利用极链视联网,可以准确的插入购车app的广告,与视频内容形成呼应。在增强广告互动性的同时,也能显得更为融洽自然。

要知道,线上广告的优势,就在于它给消费者提供了与广告直接互动的机会。对商家而言,广告的目的不仅仅是发布信息,更重要的是建立良好的客户关系、提高公司和品牌的知名度。而极链视联网广告的互动性就能帮商家做到这一点。因为互动性可以带来趣味性,可提高品牌信息的亲和力,并可产生移情作用,增强受众对产品的好感。

结语

疫情,让许多本该在此时兴旺的行业,一夜之间走向寒冬。不过,这也可能是部分行业的一个转折点,正如原本不温不火的线上广告市场,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被重新发掘。

而我们要思考的,是疫情过后,这部分新的需求该何去何从。

是重回谷底?抑或顺势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