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热播当中的《庆余年》遭遇了一些波折。会员基础上再付50元可以比普通会员多看6集,头部平台“合谋”上演超前点播。在这里“超前点播”只是一个“引子”,引出的是用户对会员权益一再缩水的不满,甚至有两位知名博主分别起诉了爱奇艺和优酷两大平台。有行业从业者表示“超前点播不是为赚钱,而是为止损,盗版影响了平台收益,超前点播只是一种补救措施”。

会员“付费升级”和“盗版盛行”此消彼长,一时间视频网站沦为被炮轰的境地,基本无力“还手”。其实视频网站也很尴尬,多年来头部视频平台基本都处于“赔本赚吆喝”的状态,“互联网红利渐消”、“移动视频广告增长乏力”、“会员收入和广告收入基本持平”、“版权费用居高不下”,这些都是视频行业发出的信号,视频网站盈利难如何破局?

对内「营销升级」

先来看一组数据:2018年,“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平台合计版权支出650亿,三家视频平台共计亏损约190亿元人民币,没有一家盈利。今年,亏损并未改善,爱奇艺Q3财报显示,该季度净亏损37亿元,同比扩大19.4%,全年预期亏损近百亿。

对比国内外爆火剧集的制作成本和平台会员订阅费用,我们发现,国外热剧的单集制作成本是国内热剧的5-6倍,Netflix标准版会员价格是也是国内三大视频网站20元费用的五倍。红利见顶之后,“存量”是最有活力的增长点,可以尝试内容服务、会员服务双升级,提高优质内容质量的同时,丰富会员服务体系,适当调高会员定价,制定分级付费模式,例如会员“超前点播”的定价标准及用户权益。

广告曾经是视频网站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是随着会员经济的兴起,一定程度上会员“广告特权”影响了广告收益,而对于众多品牌主而言传统视频广告注定被新兴广告或其他营销形式所替代。极链科技以自研 VideoAI、顽石OS 为底层操作系统,专注消费级视频AI技术研发和商业应用,服务数百个品牌、商家、合作伙伴,实现客户价值倍增。以AI技术赋能视频中的信息,链接互联网信息、服务、购物、社交、游戏五大模式,实现基于视频的新互联网经济体。

对外「文化“出海”」

电子会员服务成流行趋势,会员服务就是精耕细作,对于内容平台“粗放式”发展已然不复存在。国内增长明显乏力,“内容出海”或将成为新的增长点,东南亚各国正在掀起新一波互联网发展浪潮,头部内容平台完全可以借势发力,迎接新的机遇。

抖音TikTok在出海路上走出了自己的风格,截至2019Q3TikTok在 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今年的下载量达到了6.14亿次,同比增长6%。据Sensor Tower估计TikTok或许可以冲击全球社交应用第三的位置。

我国出口电视剧呈现出“西冷东热”的局面,在相近的文化背景下,东南亚地区对中国剧集的接受度较高,《琅琊榜》《甄嬛传》《步步惊心》等古装剧在该地区有着良好表现。

从内容出海迈向平台出海,今年11月爱奇艺也推出国际娱乐服务 iQIYI App,主打科技和内容同时出海,届时全球用户可以通过App Store、Google Play等应用商店下载使用爱奇艺国际服务。

筑起「版权“护城河”」

版权保护迫在眉睫,根据广泛的估计,2018年网络视频盗版每年至少给美国经济造成292亿美元的收入损失,全球损失高达710亿美元,收入减少11%-24%。2017年网络盗版视频给整体产业带来的直接损失超过130亿。

“盗版猖獗”主要源于视频内容的泄露和灰色产业带来的丰厚利润,盗版产业多布局于海外,给执法带来了很大难度。响鼓仍需重锤敲,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保护正版权益。

在过去“技术中立原则”往往成为了盗版的挡箭牌,其也被称作是“实质性非侵权用途原则” 指的是一种服务或产品若既可以被 用于合法的用途,也可被用于侵权用途,可以免于承担侵权责任。 其中强调更多的是,若被版权方发现侵权行为,有权利要求侵权者删掉侵权内容,而侵权方删除之后便可免去侵权责任。

近年来,避风港”原则和技术中立原则也正在不断完善,更多的相关佐证因素被加入进来,帮助版权方维护自身权益。而当前盗版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从而规避调查,也给整个视频产业带来巨大挑战。

从近些年“爆款”剧集中我们发现,无论是小说改编还是古装经典演员阵容、剧集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爆款剧集也带来了溢价收益效果,这正是长视频发展的拐点。其实,用户并不反对阶梯式的会员服务,但是视频平台通过勾起“剧瘾”再拿出“提前点播”的手段去“收割”一定会让大部分用户反感。当下平台方能够预先给出“视频套餐”、拿出切实的会员升级方案或其他营销策略都具备可行性,但“伤害”用户而获利定不可取。